首页 » 影展访谈 » 访谈 » 田恪宗: 用镜头为运河添彩
田恪宗: 用镜头为运河添彩

2014年07月31日 15:02



 

2014年年622日,中国大运河申遗在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审议通过,喜讯传来,在媒体聚焦中,有位名叫田恪宗的河南商丘人引起了人们的注意。他从2012年得悉大运河申遗消息起,几乎把两年来所有的节假日时间都充分利用起来,做了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:走遍大运河沿岸的各个古镇、堤岸、码头,行程约3500多公里,拍摄了3万多张大运河图片,朴实而详尽地记录了京杭大运河、隋唐运河、浙东运河沿岸的前世今生、文化遗存和时代印记。

初衷

20116月,西湖申遗成功,在欢庆的喜浪中,政府和老百姓又把下一个目标瞄准了大运河。大运河申遗包括京杭大运河、隋唐大运河和浙东运河。田恪宗老家河南商丘,正是中国大运河申遗的隋唐运河,洛阳至杭州,河流由西向东横穿商丘,其中汴河段就从他老家边上流过,被地当老百姓称作“运粮河”。河边很多村子的名字都与大运河有关,从商丘睢县到永城市的国道路基就是隋唐运河时的老河堤。田恪宗说,从小就听老人讲隋炀帝开凿大运河、宫女拉旱船的故事,不知听了多少遍,有不少故事就自然沉淀在记忆里。

10年前,田恪宗从商丘来到杭州金融系统工作,工作时他特别认真,工作之余,就是一位十足的摄影“发烧友”,尤其对杭州、嘉兴、湖州、绍兴的古镇像是着了迷似的,只要有空闲时间,就往那里跑,拍摄了大量片子。问他为什么对这些古镇拍了又拍,没完没了。他回答得干脆:从小在运河畔长大,我爱水,这些古镇虽不一定因运河而生,但也是因运河而兴。所以,当他听到运河申遗的消息后,拍摄大运河的设想很快在头脑中定格。

真是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”。说干就干,在两周时间内他完成了相关资料的收集,确定了拍摄重点及时间表。20127月,他迎着酷暑踏上了行走运河的征程,并选择了以塘栖古镇作为他启程的首站。

“我在金融部门工作,金融工作管理严格,来不得半点马虎,拍摄时间,只能安排在双休日和节假日进行。”在采访中,田恪宗如是说。

不过,对一个人来说,时间有限,就看你如何使用了。田恪宗举例告诉我,譬如利用大长假时间,重点拍摄大运河北部和隋唐运河西部较远河段,利用小长假拍摄大运河的中段部分,利用双休日则选择拍市区、湖州、绍兴周边的一些地区。为了把握有限的自由支配时间,我们的拍摄活动安排得十分紧凑,夏日早上4点多钟就起床出发,晚上9点钟才歇手,遇到拍夜景,简直没有了时间观念,高强度的拍摄,有时紧张得一天只吃一顿饭。

田恪宗深有感触地对我说:“一开始,觉得拍摄起来很辛苦,常问自己拍那么多运河图片有何用?但随着拍摄活动的多元和深入,对大运河的了解与日俱增,越拍越感到大运河文化的博大精深。不同的地区流域,都有多重性的大运河文化,沿河派生的众多湖泊、桥梁、堤坝都有不同的风格和文化内涵。特别是古人对大运河水利设施不断的开凿拓展,以及那种对自然环境的重视和保护,值得我们好好地借鉴和继承。”

定力          

恒古岁月,沧桑无限。大运河始凿于春秋末期,公元前486年吴王夫差疏通了由今苏州、无锡、常州北入长江到扬州的“古水道”,秦、汉、魏、晋和南北朝不断延拓河道。隋炀帝即位迁都后,继续水利工程,建成了以洛阳为中心,南通杭州,北接北京的京杭大运河。唐、宋对大运河继续疏浚整修,元、明、清对大运河进行了扩建,成为南北水运干线。大运河沿岸的码头、闸口、驿站、古坝、古镇象一棵棵珍珠镶嵌在运河两岸,从不同的侧面讲述着先人的勤劳与智慧。

由此可见,大运河在历朝历代中,对当时加强封建王朝的中央集权、国家统一、苍生悲欢,以及经济发展,粮盐等重要物资运输,农田灌溉,商务往来,文化融合和信息传递等无不起到了枢纽、骨架和命脉的作用。

大运河的博大和雄浑一次次地感动着田恪宗,京杭大运河流域面积约占全国陆地面积的3.2%。至今,那宽阔的河道与太湖、骆马湖、微山湖连在一起的水域,水是那么清;在江浙,大运河运输能量仍占内陆运输量的50%以上;江苏一些河段甚至能承载2000吨的船泊通行;北方有些地方河滩宽达三四公里……可见,历史上大运河漕运功力该有多大?

大运河沿岸是一条名副其实的文化长廊,中国戏曲文化、古桥文化、古建筑文化、粮仓文化以及文化名人的聚集地,“四大名著”都无不诞生在大运河流域,千百年来,大运河奔腾不息,源远流长地荡漾着中华民族灿烂文化的涟漪。

田恪宗回顾道:去年,我利用春节长假回老家商丘过年,大家都忙着走亲访友、举杯碰盏,而我却带上全副摄影器材,驱车走夏邑、跑永城,为的是寻找大运河的“蛛丝马迹”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商丘很多地方的老百姓说到大运河都情有独钟。有些老人张口说到大运河,就有一串串津津乐道的故事,他们能清楚地说出隋唐大运河北宋时期商丘码头的具体位置,他们听说我们要拍大运河的前世今生,高兴得连连请我们吃饭。有一次我们在江苏淮安拍运河,一家企业经理给我们当向导,一位出租车司机陪我们跑了两天,结束后,居然说不收钱。

行走大运河,一路走来越走越兴奋,越看越长见识,越想越感到愧对运河,如何宣传好、保护好大运河,从开始时几个驴友的好游与玩兴,逐渐演变成了一种责任和使命,如拍南浔一段运河,我们就先后去了三次。

撷取  

据田恪宗介绍,他自1988年开始玩摄影,发烧了10多年,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纪实摄影的一些理解也随之发生了变化,特别是拍摄了大运河以后,更感到这条千古之河的许许多多文物类的纪实,不能单用拍风光的方式去拍。其实,文物遗产都有生命,用平常心、凡人视角和真实色彩更具表现力,不需要我们用特技去强化,原汗原味地拍摄出来就是最好的记录,就是对文物遗产最好的保护,更是对观者与后人最大的负责。

所以在拍摄中,我主要使用了24-70mm的镜头拍摄,色温、构图及相关参数设置都以最大限度地接近现实为标准,一些认为特别珍贵的被摄物,力求从正面、侧面、远景、近景、特写进行全方位的拍摄,以备日后从中可悟出更多的有价值的信息。

原文化部部长孙家正有句名言:运河之于城市,不是生母便是乳娘。大运河是条流荡不息的河,她是中国的血脉、中华民族的一条金腰带。所以,我每到一处具有代表型的河段,都会用相机或手机拍摄一段视频,这样不但能够弥补照片的不足,还能够在后期清理照片时加强对周边环境的理解和认知。为了提高工作效率,我还启动了手机的GPS导航拍摄功能,每张图片手机都会自动记录拍摄地点等信息。

在拍摄河道及文化遗存的同时,还注重贯穿城市与古镇内的运河,以及博物馆、历史建筑、民俗风土、市井生活、环境保护、城市发展等,力求尽可能历史的、真实的、活态的了解大运河,增强对大运河的深度理解。

此外,我们所到之处,总要深入采访拍摄一两家居民。比如在南浔古镇,我们就记录了双桥面馆,通过与女店主沟通交谈,反映出古镇自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历程;记录了一对耄耋之年的老夫妻,通过桥、河、人、屋相依相存,表现夫妻恩爱、和睦生活的晚年幸福;通过一个音乐达人、登山达人的自在生活,表现出人与音乐、人与运河的和谐之美。在那里,每到傍晚,临河木房内的箫声响起,河里的鱼儿都会游到窗下聆听……好一幅流动的写意图。更忘不了,在海宁长安古镇的那个傍晚,在运河古道中人们或游泳、或嬉戏、或坐在岸边赏景休憩,那种安逸情趣的生活,让你的回忆都沾上了甜蜜。

没完    

    田恪宗向我介绍说,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的喜讯传来后,有的新闻媒体采访我,我始终这样认为,大运河申遗成功,我们要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高度,站在中国大运河再现辉煌的角度,进一步担当起做好大运河保护与发展的历史使命。

目前,在我们的同行者中有的已开始从大运河书画,大运河元素服饰、雕塑创作,大运河沿岸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,大运河博物馆功能的延伸,大运河沿岸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等方面开展了一些研究和探索,积极向政府部门和文创企业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,甘愿为申遗成功后的大运河保护和发展做点力所能及的实事。

采访结束时,田恪宗饱含深情地说:“如果把长城比喻成父亲,赋予我们伟岸厚重的精神层面的东西;那么大运河更像母亲,赋予我们温顺丰盈的物质生活的甘霖”。

行走中的故事,情思绵绵,让人感动。下一步,田恪宗想举办一个摄影展,以民间视角展现这条恒古长流的“母亲河”,如果有可能的话,再出一本关于大运河的书,让更多人领悟大运河文化的深厚底涵,保护好这一世界遗产!



德州四女寺景区的排坊-因皇明太阳能是德州企业,德州路灯全是太阳能路灯


德州四女寺三闸


杭州余杭区塘栖镇广济桥


湖州双林镇唐代三桥


湖州新市镇傍晚居民在运河的支流上乘凉


湖州新市镇市河边绘画的父女


淮安市苏北灌溉总渠和京杭大运河交汇处


嘉兴京杭大运河岸边晨练的人们


嘉兴黎里镇镇内市河内洗啤酒瓶的老人


京杭大运河崇贤港


山东鱼台运河之滨晨光


宿迁骆马湖


宿迁市皂河镇


镇海运河入海口中法战争雕堡

 

    文:李天骅 图:田恪宗 编辑:潘艳